简体|繁体|English2018年09月26日    星期三 我要投稿

首页 > 宣威动态 > 锐评

人民网评:城市化不是“毁村”运动

来源:转自人民网     2018-02-27 15:59:01     阅读次数:

拆还是不拆?这是城市化进程中必须回答的问题。以往,推平村庄建设城市是常见做法,而伴随着反思和乡村价值的再认识,这个问题有了新答案。比如河南孟州的产业聚集区,没有拆掉莫沟这个城中村,而是引入乡建设计团队进行修复,在重塑村庄面貌同时,让城市发展更有质量。这样的案例启示我们,城市化并不是“毁村”运动。

有人说“城市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也有人说“城市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事实上,在工业文明的当下,再怎么强调城市的作用都不为过。一方面,作为生产交换消费中心,城市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另一方面,便利的服务、更多的机会丰富人们选择,城市提供一种“有价值、有意义、有梦想的生活方式”。正因如此,从西方早期的工业化浪潮,到二战后各国经济振兴战略,再到如今后发展中国家实现跨域式发展,城市化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命题。

城市化是一个综合性过程,其中土地是关键因素。纵观中国城市化进程,不论是早期政策导向的人口聚集,还是改革开放中乡镇企业、外资企业繁荣带来人口激增,抑或是如今多元的城镇化模式探索,解决土地问题都避免不了“征地—补偿—拆迁”的循环。轰鸣的推土机铲平一个又一个村庄、鳞次栉比的高楼越来越密集……据了解,近10年我国有90余万个自然村在城市化进程中消失,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80到100个村庄在版图上被抹去。有的城市决策者,以城市化的名义,毫无顾忌,毫不留情,把城郊众多肥沃的田地规划成楼盘,把许多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村庄夷为平地。当然拆迁的确让不少村民一夜暴富,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诸如土地利益纠纷、强拆等粗暴行为、被迫上楼的无所适从,这些问题的解决是中国城市化从高速推进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域的关卡。

应当看到,拆字当头的确可以使城市短暂扩张,但损失的是城市长期发展的潜力和质量。“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各州就通过立法破除城乡二元体制、注重郊区基础设施的完善,不仅以风景如画的郊区环境吸引中产阶级居住,更形成了城乡一体、多元互动的城市发展格局。不可否认,在中国的不少地方还存在热衷于大广场、大马路、大高楼的城市化,导致的是“钢铁建筑、水泥路面、千城一面”。正因如此,河南莫沟把乡村打造成城市发展亮丽名片的做法提醒我们,因地制宜做好城市规划、突出特色做好产业布局,乡村不仅不会成为城市化建设的“拦路虎”,更为城市建设注入新动力。

进一步来看,城市化进程中,乡村价值不容忽视。这种价值不仅是“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精神诉求,也是对经济发展方式的深刻反思,更是对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的继承延续。多年以前,安徽徽州地区的乡村古宅被当地人视为无用的“废物”,不少在城市化进程中被铲除,但随着对传统文化价值的再发现,当地从“破坏”变成“守护”,通过引入艺术家修复改造、区域村落的整体规划,不仅让老宅子焕发了生机,更成为当地文化旅游的宝藏。可以看到,日新月异的时代格局和不断发展的城市浪潮中,乡村依然有着存在的意义,不论如何变化,不变的应当是对价值的坚守和历史的敬畏。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事实上,城市化和乡村振兴战略并不对立,二者可以相互促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那样,“城镇化不是土地城镇化,而是人口城镇化,不要拔苗助长,而要水到渠成,不要急于求成,而要积极稳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在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目标同时,让乡村承载更多绿水青山和精神文化的期待,我们就能以高质量发展托举更加美好的明天。

相关评论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办:宣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维:宣威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服务中心   
滇公网安备 53038102530400号   备案:滇ICP备 07000623号
技术支持:壹佳科技

公车平台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