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English2018年06月23日    星期六 我要投稿

首页 > 印象宣威 > 人文宣威 > 史说宣威

【历史拾趣】革命战争年代高层人物与“宣威火腿”

来源:史志办—何道勋     2016-04-18 17:16:49     阅读次数:

毛泽东说宣威火腿是名货  曾美美地吃了个把月

据《国共演义》第一二八回陈辞修再保叶希夷 贺云卿嘉奖贺炳炎记载:延安时期,有一天,朱德向毛泽东报告说:肖劲光派人捎来信,说邓宝姗昨晚到了延安,住在联防军司令部,问你见不见他。毛泽东说:邓宝姗是老朋友了,当然要见他。你告诉肖劲光,中午我们设宴招待邓宝姗,让王若飞,肖劲光都来陪陪邓宝姗。中午,毛泽东、朱德设宴招待邓宝姗,并邀王若飞,肖劲光作陪。这邓宝姗,原名邓瑜,甘肃天水人。国民党军陆军上将,辛亥革命时,参加新疆伊犁起义。1917年后,在陕西任靖国军第四路营长、团长、副总司令。1924年参加冯玉祥领导的国民军,任第二军旅长、师长。1926年后,任国民联军援陕前敌副总指挥、国民联军驻陕副总司令、国民党陕西绥靖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代理甘肃省主席、杨虎城部新编第一军军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二十一军团军团长,驻守榆林。这次是从西安回榆林,路过延安有心想看看延安情况,这才在延安停了下来。没有想到毛泽东、朱德会设宴招待自己,仓皇之间,只好带了几支宣威火腿,来见毛泽东、朱德。

邓宝姗一见毛泽东、朱德,便把宣威火腿奉上,对二人道:毛主席、朱总司令日理万机,还抽出时间招待我,真不敢当。毛主席、朱总司令,这几支火腿是我这次去西安,胡宗南送给我的,如今咱们共享了,如何?

毛泽东说:宣威火腿可是名货,想当年过金沙江时,罗炳辉打下宣威,没收了国民党的火腿公司,给彭德怀送了四大箩筐,彭德怀又送给我两大箩筐,我美美地吃了个把月。

邓宝姗说:我听胡宗南说,这火腿是他从重庆用专机运回西安的,还真舍不得多送我几支

 

原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陆定一用吃宣威火腿斥喻学习庸俗化

 “宣威火腿,又称云腿,是云南宣威的有名特产。据《在中共高层50——陆定一人生传奇》(陈清泉著)一书记载,陆定一说:云南是个得天独厚的地方,著名特产云腿,即宣威火腿,在地主的仓库里堆积如山。少吃,味道鲜美,众口交誉;连吃数日,不胜腻味,大家都盼着能吃些青菜调剂,可见膏梁厚味也只能食之有节。后来我用吃宣威火腿作比喻,反对林彪学习毛主席著作引向简单化、庸俗化的歧途,十年浩劫中被当做反毛泽东思想的黑话,成为十恶不赦的罪行,就是由此而来1935年红军长征到达宣威,陆定一他们发现宣威火腿商家的宣威火腿”“堆积如山他家的火腿堆满了几房子,我们这些红军是吃不完的,就是顶有名的宣威罐头也没有用得完(著名的宣威罐头是肉罐头、火腿罐头),后来大批的分给群众,有许多贫农一个人分得了两三支火腿。宣威城及附近群众争火腿争得非常热闹。确实好好地享受了一番美味,大家交口称誉,但连吃数日,也不胜腻味大家都希望吃些青菜调剂。到了60年代,时任中宣部长的陆定一,反对林彪把学习毛泽东思想庸俗化,不认可所谓的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立竿见影等以断章取义、贴标签的方式的学习怪论,将其斥喻为吃宣威火腿,不好天天吃腻了。要求人们必须真正掌握毛泽东思想的实质,不能搞庸俗的实用主义。便被诬为是说了反对毛泽东思想的黑话,终于被打倒。

陆定一,这位文革前长期担任中宣部长的中共高层领导人,出身书香门第,早年的南洋大学(今之上海交通大学前身)电机系毕业生,是当年凤毛麟角般的知识分子,于1925年始,投身革命数十年,亲历大革命以来重要革命历史事件,长期身居党内重要职务。他先后十几年主政中宣部,掌管着意识形态的领导大权,虽然无法离开当年的整体气候,却是一个头脑比较清醒的领导人。以吃宣威火腿作比喻,批评林彪等人的庸俗学风,自然不无嘲讽的成分。事实上,陆定一反对林彪等人所鼓吹的恶劣风气,包括个人迷信和崇拜,并不仅仅是说了这些话,而是有抵制和纠正措施的。据《传奇》载,还是在19612月,中宣部就有针对性地收集了一些庸俗的、牵强附会、贴标签式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典型例子,起草文件,向中央报告,以期扭转这种不良风气。那题为《中央宣传部关于毛泽东思想和革命领袖事迹宣传中一些问题的检查报告》,列举了一些十分可笑的典型事例,加以批评。如《报告》所指出的,有的材料在介绍某乒乓球手的跃进规划时,说什么是读透毛泽东选集的战略战术部分,创造了独特的中国式横拍打法;又如《健康报》的社论,把治疗慢性病的一种方法即综合快速疗法说成是从理论到实践上应用了毛泽东同志的矛盾论学说的结果。还有,在有的出版物中,把毛泽东同志的战略战术思想,牵强附合地和医治疾病直接联系起来,例如去年(1960年)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雄心壮志》一书,宣传旅大市第二医院内科医生徐志运用毛泽东思想创造了医治癌症的方法。其中说:王梁氏的病情所以严重,是由于身体十分虚弱,病毒抗药力量强,这也正是敌强我弱的表现,为此得采取游击战术的服药方法才能有效。于是他就根据停停打打的游击战术。采取所谓停停服服的游击服药方法,给患者服药,先吃两天,再停两天,让病魔摸不到服药的规律有的出版物,甚至把一些错误的措施,不适当地说成是毛泽东思想的运用有的宣传领袖的文章的事实不真实,是客里空的假报道。《报告》还批评有些人借宣传领袖抬高自己,哗众取宠。《报告》要求中央将该件转发全党,以制止这种不量风气,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领袖及其思想。这种态度和精神,不但在当年,有石破天惊、发聩振聋的效应,就是在思想解放的今天看来,仍然是难能可贵,不失其积极的借鉴和启迪意义。如果没有不计个人功利得失的气魄,没有的真知灼见的智慧,没有捍卫真理的决心和品格,是不可能有这种举措的。这种精神是需要信仰和力量支撑的。

当然,在个人崇拜和迷信肆逆之时,这无疑是在冒政治风险。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昏我独醒,人家是容不得这样做的。居心颇测的野心家之流更是渴望有这样的不识事务者,好让他们邀功请赏进身。当年,有的人就不惜把好话、假话说尽,极尽拍马奉承溜须之能事,以博领袖之欢心,来谋取自己的红顶子。早在此前,就有人提出,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而后,林彪则说,对毛主席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这些都成了他们的终南捷径登龙术,这些人不是被誉为毛主席的好学生,就是被钦点为接班人,获得了无限的风光和荣耀。相比之下,陆定一的做法就显得背时了。

 

原中纪委副书记李一氓忆长征时吃宣威火腿

李一氓(1903 -1990),出生于四川省彭州市东大街。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年赴法国勤工俭学,追求革命真理。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李一氓同志曾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宣传部科长,南昌起义参谋团秘书长。他参加过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并先后任陕甘宁省委宣传部长,新四军秘书长。抗战胜利后,李一氓同志先后任苏北区党委书记,华中分局宣传部长,大连大学校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国驻缅甸大使,国务院外事办副主任,中联部副部长,中纪委副书记,中顾委常委,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组组长,中国国际交流协会会长。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十二次、十三次代表大会代表。

据《文人饮食谭》记载:红军长征过宣威时,弄到大批火腿,可惜的是炊事班把它剁成块状,放进大锅,掺上几瓢水,一煮。结果火腿肉毫无一点味道,剩下一大锅油汤。有的同志很精,申明不向公家打菜,分一块生火腿,自己拿去一蒸,大家这才知道宣威火腿之所以为宣威火腿也。在这点上,肖劲光同志收获甚大,他的菜格子除留一格装饭之外,其他几格全装了宣威火腿。(何道勋整理)

相关评论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办:宣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维:宣威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服务中心   
滇公网安备 53038102530400号   备案:滇ICP备 07000623号
技术支持:壹佳科技

公车平台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