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English2017年04月30日    星期天 我要投稿| 旧版回顾

首页 > 印象宣威 > 人文宣威 > 史说宣威

张铚秀等老红军对虎头山之战的真实记录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何道勋     2017-04-20 09:38:42     阅读次数:

宣威来宾铺(虎头山)之战,是红二、六军团在云南境内进行的规模最大的战斗。战斗给前堵后追之敌以沉重打击,共毙俘敌人近1000人,缴获各种枪支400多支(挺)。红二军团四师十二团团长钟子庭等400余名红军指战员壮烈牺牲。这次战斗,红军虽然未能完全取胜,但打掉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敌军不敢穷追,从而为红二、六军团赢得了短期必要的休整时间和军事行动的主动权。 

红军如神兵天降在宣威痛击滇军,当地盛传“红军有一种药,顺腿打几针就可以行千里”红二、六军团从3月7日一进奎香,到3月16日三进奎香,在10来天的时间里,以奎香为中心,在云贵两省边界声东击西、北进南下,使各路追敌在乌蒙山中晕头转向,总是摸不着红军的踪影。三进奎香之后,红二、六军团再一次摆脱了追敌,便又开始大步向云南进军。

3月20日至21日,红二、六军团经过几天的急行军,进入云南的宣威县境。红军的神速行动,使当地人民惊奇万分,认为红军简直是天兵天将。原来,由于国民党中央军妄图早日消灭红军,黔军巴不得红军快点离开贵州,滇军则最头痛红军进入云南,他们便按照自己的想象和愿望,在这一带散布了有关红军的种种混淆是非的谣言。什么“贺龙、萧克领导的红军已经在贵州被歼灭了”,什么“宣威有滇军重兵把守,红军过不了虎头山”,“红二、六军团这次插翅也难走出乌蒙山”等等。

红军在滇东北的出现,使国民党官方散布的各种谣言不攻自破,人民更加欢迎红军、尊敬红军。当部队进入距宣威县境还有10公里的徐屯、核桃园、观音堂、来宾铺一带时,当地人民听说红军来了,纷纷开门欢迎,有的人家还把糯米粑粑、饵块拿出来给过路的红军吃,以表达他们欢迎红军的心愿。

宣威是云南东北部的重镇,又是川黔两省通向云南的要冲。1935年初春,中央红军曾在宣威进行过战斗,因此,滇军对此地的防守力量也有很大的加强。在当时,宣威是滇军阻截红军并企图消灭红军的屏障,也是滇军驻扎重兵的一道重要封锁线。当然,宣威也是红二、六军团的必经之地。

当红二、六军团进入宣威境内以后,云南省主席龙云立即命令他得力的旅长刘正富,从会泽方向折向宣威城防堵。因为当时龙云估计红二、六军团可能按照中央红军路线渡江北上,所以刘正富把防堵重点放到了昭通。殊不知,红军大部队却进入了宣威。

红二、六军团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首长综观战局,识破了敌人的部署和企图。同时,红二、六军团转战千里的各级指挥员,在战略和战术思想上,也较好地掌握了在运动中寻找战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指导思想。这时,追踪红二、六军团的敌人,几经回旋,已被拖得疲惫不堪,而且大部分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距红军较近的郭汝栋纵队减员很大,仅有少数兵力可以机动运动。眼下只有滇军孙渡纵队的鲁、龚两旅尾随红二、六军团。进至宣威的滇军第一旅有四个团和二个独立营约5000人,虽然号称龙云的“劲旅”,但只要红军集中力量,是能够歼其大部或全部,从而为进入盘江地区打开通道的。于是,红二、六军团首长决心用较多的兵力投入战斗,在宣威地区狠狠教训一下滇军,并在一个叫大坡山的高地上建立了指挥所。

  红二、六军团在观音堂、来宾铺一线,进入阵地,积极构筑工事,挖修临时战壕。当地人民群众对红军很亲热,主动送来铁锄、铁锹等工具,帮助红军做好战前的准备。群众明知红军不可能长驻和久留,然而,对红军的帮助和支援,却是那样无私无畏。人民心向红军,这是红军在乌蒙山回旋作战取得胜利的保障,也是长征中红军战胜千难万险的力量源泉。

3月23日天亮以后,红十七师面对滇军刘正富主力,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法,将刘正富亲自指挥的两个主力团引到一条河流的两岸。当刘正富主力一、二团进入红军阵地后,红四十七团在团长覃国翰、政委刘礼年的指挥下,猛烈开火,给了刘正富主力以沉重打击。

  亲身参加过虎头山对红军作战的原滇军五旅参谋长常绍群等在回忆文章中这样记述了这场战斗:8时前后,刘正富指挥所部向红军阵地攻击,与红军展开激战,被红军冲杀数次。战斗到午后1时许,刘旅的一个营长董文英负伤,情况非常紧急。第五旅于正午12时左右赶到宣威县城时,刘正富派黎副官(越南人)飞马来报请援,旅长鲁道源即到宣威县政府与刘正富通电话。刘请鲁道源迅速增援,讲完电话后,鲁不等吃完中饭即一面吹集合号,一面亲自在前带领队伍跑步前进,直到来宾铺的山脚(此时是午后3时左右)。刘正富的指挥所设在山脚的一个凹地小水沟边,只有刘正富一人和一部电话机在那里。鲁道源一到,刘正富即说:“老弟,你不来我这条老命恐怕保不住了!今朝8点多钟就与红军接火,双方互相冲杀几次,第一旅的第一、第二两团伤亡不小。现在情况缓和,正面大部分处于对峙中。李崧的补充大队全是新兵,一触即溃,据报退到曲靖去了,罗廷标同和吉光的两个保安团是由县的团队编成,战斗力有限,还没有使用在正面火线上,我只用他们当当警戒。现在我把机关枪(法国哈奇开斯重机关枪)全部集中在一起,打算把机枪子弹打完,留最后一颗来打我自己。”鲁道源说:“不要讲这些了。你快把前面的敌情告诉我。”刘正富说不出什么来,鲁道源就带领第九团团长冯云、第十团团长侯振邦、参谋长常绍群向前奔进。只见对面的高地上有一方形据点,但没见有人行动,认为前面已平静无事,便到高地上去观察敌情。

  鲁道源用望远镜望对面的红军阵地及动态,常绍群到保安一团找第七连连长王文华,大约是下午4时左右,正与王文华叙谈间,即发现正面的左翼有红军约一个营的兵力,挺着胸膛,端着步枪,向我方直扑过来。常即跑步去报告鲁道源,鲁命速把第十团带上来,常跑到反斜面防界线,

  遇着第十团第三营营长张仲强,传达了旅长的命令,张营长即率领该营冲到敌我双方阵地的中间地带,与红军进行肉搏。张营受到重创,秦连长和陈连长阵亡,张营长也被红军活捉而去,因他身穿汗衫,未被红军认出是营长,对他监视不严,薄暮后,他趁混乱时逃跑回来。阵地的左翼方面,红军同样派了一个营的兵力冲下来,一旅邱秉常团已现动摇,鲁道源命令第九团第二营营长杨炳麟率该营增援上去,才把红军阻住,不然,鲁道源的旅指挥所将被红军抄袭了。红二、六军团对占据虎头山的敌人进行的全线反击开始了。敌军在虎头山主峰部署了机枪阵地,封锁红军的冲锋道路。这时,红四十七团团长覃国翰来到一营,他操着广西话对张秀营长说:“张营长,你们打得很漂亮,再往前推进!”覃团长的话,是鼓励,也是命令。张秀简明地对身边的一连李连长、孔指导员、二连连长下达了追击敌人的命令。战士们打得非常英勇,覃团长亲率一营从虎头山与紫灰山之间的凹地直冲到山顶,占领阵地后,才发觉是敌旅部指挥所。这时,一连李连长和二连连长报告说,他们冲到山头,敌人没有反击就朝县城方向撤退了。接着李连长拿出一支德国造驳壳枪,说他们缴获了20多支,俘虏20多人,估计是该指挥所的警卫分队。

  经询问俘虏获知,红四十七团一营占领的高地果然是滇军刘正富旅的指挥所。覃团长和张营长立即布置查寻刘正富的下落。经侦察得知,刘正富在红军接近山头时骑马脱逃了。于是,一营便抓紧时间,在虎头山顶加修工事,随时准备反击敌人的反冲击。从3月23日午后至深夜,滇军刘正富所属的两个团,地方两个保安团和广富、个旧两个独立营,先后被二、六军团击溃和歼灭一部。但由于孙渡纵队的鲁、龚两旅增援部队陆续到达,敌军越来越多,全歼敌军已不可能,战斗呈对峙状态。深夜,我红十六、十七、十八师的部队,发动了几次火力袭击后,奉命撤出战斗。

  宣威之战,敌我双方投入的兵力都在万人以上。红二、六军团边打边走,在给滇军以沉重打击之后,便迅速撤出战斗,然后,兵分两路,向东南方向转移。红六军团大踏步朝云南平彝迈进,红二军团则迈向贵州盘县,争取了战略上的主动权。

  据说宣威之战结束之后不久,蒋介石曾邀龙云由昆明同乘飞机往滇西上空,观察军队行动情形。龙云坐上飞机,飞了一段时间之后,因对地面上的道路、城镇等辨认不清,疑为已飞出滇境,非常担心老蒋要追究其“督剿”红二、六军团不力的责任,使其成为王家烈第二,后见蒋介石将所写的信由飞机下投给孙渡,始知飞机仍在滇境,才松了一口气。但他又忽然哈欠连天,涕泪交流,烟瘾发作起来,简直无法抑制。蒋介石还认为龙云是坐飞机不惯所致,乃用飞机上的热汽管在龙云头部熏来熏去,殊不知龙云的痛楚,不是热汽管所能解除的。

  宣威之战,红军声威大震,影响深远。当时国民党的《云南日报》随军记者曾写有《宣威××血战详记》。文中写道:“计自午前9时起至午后2时整,激战5小时,枪声之密,胜过除夕爆竹,血肉满地,尸横枕藉,加以天候阴雾,愁云惨淡……战场景象,令人肃栗!”宣威之战以后,当地群众也有许多夸张的传说。他们说:“红军有一种神药,顺腿打几针就可以行千里(指行动神速)。”“红军打起仗来,胸脯都会走路(指匍匐前进)。”“红军有障眼法,只要敌人面前出现一个红军,敌人手中的机枪就不知不觉转过去扫射自己的人。”“红军的战术是波浪式的(指运动战),蒋介石的兵再多也斗不过红军。”……群众还编民谣唱道:

  红军真勇敢,

  旗帜飘云端;

  乌蒙山区转一转,

  歼灭敌人有几万;

  虎头山上再一战,

  打得湘、滇、黔军心胆寒;

  红军真勇敢,

  专为贫人打江山。

  3月28日,红二、六军团终于离开乌蒙山区,到达南、北盘江之间的贵州盘县。红二、六军团在乌蒙山中,同敌人进行了千余里迂回的运动战,拖得敌人精疲力竭,士气低落。而红军在大山中反复穿插,日夜兼程,虽亦艰苦,但始终保持着坚强的战斗力,全军上下,患难与共,团结奋战,终于完成了艰巨的战斗任务。

  红二、六军团进入南、北盘江之间的地区后,出现了极有利的形势。这时,围攻红军的敌军已由在乌蒙山地区时的9 0余团减少到50余团。敌人被红军的长期运动战拖得疲惫沮丧,不得不暂时转入守势。这里反动统治力量较弱,离国民党统治中心较远;交通不便,敌人进攻困难。政治、经济等条件都较为有利于红军的活动。

3月31日,红二、六军团主力从贵州盘县迅速西进,突破敌孙渡纵队的封锁线,经沾益、寻甸、曲靖、马龙等地,向滇中前进。4月上旬,红二、六军团在六戛地区重创尾追之敌孙渡纵队后,复转兵南下,直逼昆明。龙云害怕红军袭击昆明,急忙调部队回守。红军乘机渡过普渡河,向滇西急进,后于4月27日从丽江、石鼓一带胜利渡过金沙江。宣威市委党史研究室  何道勋整理)

责任编辑:沈立明 、浦绍锋 、    审核:CSM

相关评论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办:宣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维:宣威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服务中心   电话:0874-7162766
技术支持:壹佳科技                       备案:滇ICP备 07000623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