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English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我要投稿

首页 > 印象宣威 > 人文宣威 > 史说宣威

【红色记忆】宣威人民积极支持和帮助红军

来源:宣威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2016-10-20 15:20:33     阅读次数:

红九军团组团

虎头山战斗组图

红二六军团留在海岱的布告

红军留下的工作灯

红军在宣威留下的标语

红军留下的扁担

当年参加长征的老红军

红军留下的雨伞

红军留下的衣服

红军留下的棉裤

 

红军教他打草鞋

1935年和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两次经过宣威,红军在宣威长达14天,一方面军九军团曾攻占宣威县城,红二、六军团组织了红军在云南境内最大一次战斗——虎头山之战,在大坡山一带与国民党部队激战数日,歼敌千余人,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为红军顺利通过云南创造了条件。红军在宣威打击土豪劣绅,开仓济贫,释放无辜,宣传发动群众,播下了革命火种,在宣威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动人心弦的故事。

共产党员徐文烈、何正坤及进步青年徐文礼、江洪洲等近400名宣威热血青年参加了红军。他们绝大部分在长征途中和后来的历次战斗中,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血洒山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少部分如徐文烈、徐文礼、樊同功、江洪洲、孔繁瑜、叶青原、沈应周、周文相、张贵生等在新中国成立后仍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积极奉献。红军精神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给宣威人民的革命斗争注入了新的活力,在宣威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迎送红军

  红军所经之地,各族群众都自发地行动起来,热情好客的宣威人民热烈迎送红军。宣威县是宣威建立地下党组织较早的县之一,群众受党的宣传影响很深,因而沿途百姓对红军很热情。1935年4月26日,红九军团刚进入宣威板桥,就受到当地群众热烈欢迎,老百姓纷纷围着红军,有的说“可盼到你们啦”,有的人用红纸做成一杆杆小红旗,高举在空中摇摆着,高呼“欢迎红军!欢迎红军!”

红九军团作战科长刘雄武回到家乡,乡亲们纷纷赶来看望,并向他询问红军的情况,雄武一一作了介绍,谈得十分亲热。他高兴地说:“乡亲们,晚饭后,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们的罗炳辉军团长,他就是我们云南彝良人。”

当晚,乡亲们带着食品,随刘雄武来部队驻地慰问红军。罗炳辉带着军团机关的干部到路口迎接。一位老伯拉着罗炳辉的手,笑眯眯地说:“罗军团长,到了这里,就是回到家了。请尝尝我们这里的土特产吧!”罗炳辉对乡亲们说:“板桥是刘科长的家乡,也是我们的家乡。乡亲们待我们太好了,我代表红九军团的全体同志感谢板桥的父老乡亲!”

乡亲们都希望红军留下,帮助他们打土豪,闹翻身。罗炳辉进一步向乡亲们说明,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为穷人闹翻身求解放的,红军经过这里,是北上抗日。说服了乡亲们后又送他们回家。

红九军团在宣威住了4天,作了一番休整,第5天又出发了。部队怕惊动老乡,天还不亮就开始出发。可是,红九军团走出城时,许多老乡早已站在山路两旁等着红军了。有的老乡拉着红军的手不让走;有的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经过宣传解释,乡亲们明确了红军的任务后,才依依不舍地说:“好,你们去吧,去把敌人消灭了,让全国的穷人都翻身过好日子。”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妈,拉着侦察科长曹达兴的手,感激地说:“我的儿子长得和你一样,他也在红军里。”她用枯瘦如柴的手,伸进衣袋里,掏出一双草鞋,递给曹达兴同志,说:“孩子,拿去吧,穿着它好追杀敌人!”曹达兴接过大妈送的草鞋,激动地说:“我记住你的话,一定和大家一道狠狠地打击敌人。”

奉送宣威火腿供红军

红九军团在宣威期间,火腿仓库的总管事一见红军进来,知道事情不妙,强装笑脸把一道道仓库门打开,然后讨好地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火腿,请大军尽量享用。”执行任务的红军严厉地说:“这些都是人民的血汗,都是人民的财产,应该归还人民!”这个总管只好没趣地走开了。第二天清早,民运队打开仓库,扛着火腿到穷苦的老百姓家里去访问。老乡们见红军亲自送火腿来,感动得流下热泪,纷纷拉着红军诉起苦来。

延安时期,有一天,毛泽东在会见邓宝姗时说:“宣威火腿可是名货,想当年过金沙江时,罗炳辉打下宣威,没收了国民党的火腿公司,给彭德怀送了四大箩筐,彭德怀又送给我两大箩筐,我美美地吃了个把月。”

驻守宣威的滇军和地方保安队,听到从板桥逃去的保安团报告大批红军到达的消息,恐怕被歼,县长陈其栋逼乡绅签字退兵,向上交差,亲自带领部下,当晚夜间悄悄地溜出县城,次日天明,又继续逃跑到离城80余里的宝山躲避。

4月27日上午,罗炳辉率领的红八团,兵不血刃就顺利地进占了宣威城。军团直属队和红七、红九团也随后于当日下午到达。

筹款3万多银元支持红军

红九军团开进宣威城时,群众涌向街头,热烈欢迎。进驻宣威后,经过摸底调查,没收了几家军阀经营的火腿罐头公司和地主的谷仓,并将火腿罐头和谷米分给贫苦群众,群众称赞“红军是劳苦大众的救命恩人”。军团政治部还贴出布告,规定每户大资本家、大地主要缴出银元5000元至7000元。一些小企业主也主动捐献款项。由于大资本家、大地主不敢调皮,上缴款项都有超过,两天之内就筹款3万多元。  在宣威的第二天,哨兵向军团司令部报告说,敌人一支骡马队路过城郊。罗炳辉立即命令红七团一营去收拾骡马队。不到半个小时,红七团一营的指战员就押着几个俘虏,牵着120多匹骡马回来了。通过检查,原来骡马驮的是一大批银元和军用物资,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罗炳辉立即指示供给部,给每个指战员发两块银元零用,并抽出一部分马匹给伤病员骑。

罗炳辉遵照军委的电令,率红九军团于4月30日率部离开宣威,向会泽前进。

为红军攻城献计出力

  1935年4月26日,红九军团从富源龙口场、沾益乐利村一带出发,一路佯设红军番号、拉长队伍、挥舞红旗,伪装成主力向宣威开进,经大偏山,沙石岭、炎方,踏上新修的叙昆公路,从余家河口等地进入宣威县境,当日下午五时左右抵达宣威板桥。

宣威是当时云南建立地下组织较早的县之一,经党组织长期做工作,宣威的群众基础较好,特别是板桥一带。红军进入板桥,受到了当地群众的欢迎。宣威地下党员徐文烈、何正坤等主动与红军联系,提供宣威敌情,为红军攻城作向导,配合红军宣传发动群众。当晚红九军团决定由军团作战科长刘雄武(宣威板桥龙津沟人)率八团攻占宣威县城,共产党员徐文烈作向导,带部队顺利进入城南黄家山嘴一带部署攻城。国民党宣威县长陈其栋慑于红军声威,当晚就弃城逃跑(后被龙云下令枪决)。4月27日拂晓,红军顺利占领宣威县城。随后,军直机关及七团、九团各一部也进入县城,住下堡街的红军多数住包家马店和史家马店,七团、九团另一部移驻灰硐。红军入城后,砸开监狱释放了300多无辜被囚群众;打土豪10余家;镇压了专门为县政府写讼诉的黄二稿公等几个罪大恶极分子;将县政府、兵站仓库物资以及没收土豪劣绅的粮食、火腿、布匹、衣物、家具等分给穷苦百姓;张贴标语,在大令卡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主张和打富济贫、分房、田地政策,会议进行1个多小时后,又在团防队操场召开群众大会,打开县政府自治局的仓库,把军用的衣物上千件分发给群众。在红军的宣传发动和地下党员徐文烈、何正坤等带领下,短短两三天,就有近400名宣威青年参加了红军。     

掀起扩红热潮

  红军所到之地,宣传“打土豪、分田地”“农民起来实行土地革命”“焚烧田契据约”“打倒旧政府,解除人民苦”“耕者有其田”等等,使各族群众切身感受到红军是穷人的军队,因而各族人民的优秀儿女,从监狱里被解救出来的受难者,被强征守城的壮丁民夫,受红军周济的学徒长工,朝不保夕的小贩等,争先报名参加红军。

红军进入宣威后,在红军的宣传发动下,在中共地下党员宣威中学教师徐文烈、中共地下党员板桥两级小学教师何正坤等带领下,两所学校76名青年学生参加了红军,编成一个宣传队。这个宣传队成立后,立即在县城发动群众,鼓励青年积极参军。在红军的宣传发动和地下党员徐文烈、何正坤等带领下,短短两三天,就有近400名宣威青年参加了红军。他们中绝大部分在长征途中和后来的历次战斗中,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血洒山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少部分如徐文烈、徐文礼、樊同功、江洪洲、孔繁瑜、叶青原、沈应周、周文相、张贵生等在新中国成立后仍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积极奉献。其中徐文烈2009年被中共云南省委省委宣传部、省委组织部、省委党史研究室、省总工会、团省委、省妇联、省文明办等部门联合评选为“60位为解放云南作出突出贡献人物”之一。抗日战争期间,张贵生在参与解放华北、西北、攻打保定、太原、保卫延安等战斗中英勇顽强,冲锋陷阵,多次负伤,获得“人民功臣”和“解放西北纪念章”各一枚。

“穷人要翻身,只有当红军”感动8人。值得一提的是刘雄武告别妻子后,于当天下午带着队伍离开板桥,执行了攻占宣威城的任务。次日,他又离开宣威,来到了九军团的另一个驻地落水的灰硐村。在这里,他少年时的同学凡桥广终于把他找到了,老友见面,凡桥广拉着刘雄武的手就没完没了地倾吐自己的苦难经历。刘雄武听后,亲切地给老同学讲了“穷人要翻身,只有当红军”的革命道理,接着要求凡桥广去动员更多的穷苦兄弟参加红军。刘雄武的一席话,在凡桥广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他决定当夜返回板桥做发动工作。临走时,刘雄武还把自己穿的一件棉衣,披到凡桥广的身上,嘱咐他注意风寒,快去快回。当夜,凡桥广赶了20里路程,返回板桥发动了8个穷苦兄弟,天明时,8个人怀着8颗火热的心,起程赶路找红军。但是,当他们赶到灰硐村时,红军早已经起程了。他们沿着红军进军的方向追呀追,一直追到牛栏江边。这时,红军已经过了江,渡口已被荷枪实弹密密麻麻的反动军队封锁。8个人站在浊浪翻滚的江水边,望着远去的红军队伍,顿时,8颗心像冰一样的冷,8双眼睛同时流出了滚滚的泪花,终于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希望成为泡影。

8个穷苦兄弟要求参加红军的希望破灭了,但刘雄武深夜动员凡桥广参加红军,并把自己的棉衣披在凡桥广身上的情景,却永远深深地印在凡桥广的心里。红军走后,凡桥广仍然在苦难中打跌渡日,历尽艰辛,但刘雄武送给他的棉衣,他一直好好地保留在身边,像珍藏他心里的希望一样珍藏着这件难得留下的珍品,直到1973年,他才献交给人民政府,作为县办展览馆的革命文物展出。

国民党保安队“徒手兵”也参加了红军。1936年3月20日,红军先头部队到达宣威倘塘北部边境。此时,倘塘区公所里住着国民党保安队的一个连,他们中多数人都还未配发枪支,所以,群众都叫他们“徒手兵”。连长刘大德带领的“徒手兵”,是从宣威县城派到倘塘,任务是深入前沿防地,把关堵卡,查缉红军“侦探”。在红军的威慑下,刘大德不敢鸣放一枪,越墙逃跑,一个连的“徒手兵”,全部成了红军的俘虏。“徒手兵”被俘后,在红军指战员的教育感召下,他们成了红军队伍里的一支得力的运输队。红军的给养由他们一担一担的挑着走。他们中的很多人,后来参加了红军。

1936年3月25日,红二六军团到达宣威海岱冲时,打了土豪孔官家、毛官家和周大老爷家,东西分给群众,赵浦民与叶原等进步青年6人受红军影响,当夜杀伤土司姬家太太,烧毁姬家房屋,毅然投奔红军,并随红军参加举世闻名的长征,培养锻炼成为班长、排长、代理连长等优秀指战员,赵浦民在1938年秋参加晋东北灵丘县阻击战中英勇牺牲,年仅23岁。红二六军团在宣威所到之地的龙场、格宜、宝山、东山、羊场、田坝等地一路扩红,补充了红军战士数百人。

军民鱼水情深

人民心向红军,这是长征时战胜困难的力量源泉。红二六军团到达徐屯,全村都住满了红军,红军战士的一言一行,深深感动当地群众。“红军好”,“红军为贫苦农民做好事”已家喻户晓。特别是红军组织演出内容的“三不要”(不抓兵、不要款、不要粮),更加坚定了红军是打富济贫的,群众更加拥护红军,纷纷为群众打草鞋,做布袜子送给红军,并力所能及帮助红军洗衣服、介绍情况、为红军开路当向导等为红军抢时间、抄近路赢得了宝贵时间。在观音堂、来宾铺一带的青壮年劳力,看到红四十七团战士在来宾铺以南筑工事,就主动送来铁锄、铁撬等工具,帮助红军作好战前准备。当地人民听说红军来了,纷纷开门欢迎,有的人家还把糯米粑粑、饵块拿出来给过路的红军吃,以表达他们欢迎红军的心愿。在炮火硝烟的虎头山,附近群众何春定等义无反顾地跟着女红军送饭上阵地,加入护理红军伤员的行列。群众明知红军不可能久留,对红军的相助和支援,却是那样的无私无畏,真诚相待,其事例不胜枚举。虎头山之战,红军声威大振,影响深远。当时的伪云南日报随军记者曾写有《宣威××血战详记》。文中写着:“计自午前九时起至午后二时正,激战五小时,枪声之密,胜过除夕爆竹,血肉满地,尸横枕籍,加以天候阴雾,愁云惨淡……战场景象,令人肃栗!”这段文字,确实描述了当时国民党军队同红军交战的真情。群众对虎头山之战,也有许多夸张的传说,他们说:“红军有一种神药,顺腿打几针就可以行千里”(指行动神速)。“红军打起仗来,胸脯都会走路”(指匍匐前进)。“红军有障眼法,只要面前出现一个红军,手中的机枪就不知不觉转过去扫射自己的人”,“红军的战术是波浪式的(指运动战),蒋介石的兵再多也斗不过红军。……”群众还编民谣唱道:“红军真勇敢,旗帜飘云端;乌蒙山区转一转,歼灭敌人有几万;虎头山上再一战,打得湘、滇、黔军心胆寒;红军真勇敢,誓为贫人打江山。”

贺龙带领红军进驻田坝翠峰村,当地村民好奇地观看红军的电台、会唱歌的留声机等军用设施,红军不但不责怪,反而还要求村民与他们一起吃红军用水桶挑来的米饭和用盆子端来的大块大块的火腿肉,村民从自家菜地里为红军拔来蒜苗等做佐料,红军还发给村民从未见过的四川造大白铜板,凡是借用老百姓的东西,用后都洗干净才还上。住黄云品家的红军离开时,还送一件衬衣、一条棉内裤给他,让他家父子带路至猪场街子上。后来他穿此衣服劳动时,当地村民喊他“小红军”。在当地群众的竭力帮助下,红二、六军团全部顺利通过宣威,后来渡过金沙江,摆脱了数十倍于己的敌人的围追堵截,实现了战略转移途中的伟大胜利。

1936年5月,红二、六军团离开云南,经四川,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

  (作者单位:中共宣威市委党史研究室   何道勋)

 

相关评论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办:宣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维:宣威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服务中心   
滇公网安备 53038102530400号   备案:滇ICP备 07000623号
技术支持:壹佳科技

公车平台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