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English2018年04月24日    星期二 我要投稿

首页 > 印象宣威 > 人文宣威 > 史说宣威

【红色记忆】罗炳辉宣威啃火腿

来源:宣威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2016-10-20 15:17:09     阅读次数:

红九军团军团部驻地旧址板桥小学

罗炳辉宣威啃火腿

被称为“战略骑兵”的红九军团,1935年3月底在乌江北岸马鬃岭分兵,一直在北线单独作战,为中央红军主力南渡乌江、威逼贵阳、飞兵昆明,作了强有力的战略配合。编制3个团的9军团,牵制了薛岳的周、吴两个纵队8个师,打了不少好仗。分兵后不几天,在黔西老木孔,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打垮敌人5个团,俘敌两千,缴枪千余,令蒋介石一时搞不清红军主力到底在南还是在北。身陷敌丛的军团部队,在大暴露(大摆标语,大打旗号,大放炊烟,大肆佯动)之后,又来个大隐蔽,演“化装戏”。4月中旬,军团侦察科长曹达兴化装成敌团长,揣着敌团长的名片,带着侦察连的侦察员们,两天里巧取了长岩镇、瓢儿井,歼敌上千,缴获甚多,搞得敌人“红白难分”。在北线孤军作战一个月,军团部队不但扩充了实力,人员大增;家底也搞富了,枪弹用不完,钱袋子沉甸甸的。

从奴隶到将军的军团长罗炳辉,头脑机敏,有勇有谋。在巧家地界的一个小镇上,他见到了龙云派去联络的刘正富,两个“老乡”在小客栈里一见面,罗炳辉开初有些不高兴,他以为刘正富是“劝降”来的,待到刘正富说了“龙老板的意思”,罗炳辉当即与之拍案成交:“可以。红军不进昆明,你们让路,我们在巧家过金沙江。老实说,老兄弟,红军进昆明干什么?你们怕云南落在蒋介石手里,我们更加反对,我们还能帮蒋介石这个忙吗?但是,唔,有两点恐怕还是要注意一下子的。第一,我们说的是不进昆明,但昆明是不是还要打一下子呢?我看,还是打一下子好,要不,人家会说,我老蒋在贵阳,红军搞得我心惊肉跳的,龙云在昆明,红军倒挺客气了,龙老板是不是同红军有什么勾搭呀?这不叫我们龙老板为难么?要帮,就互相帮一下子嘛。第二,我们要过金沙江,滇军还是要追一追的,你不追怎么行呀?我的意见,滇军更积极地追,追到中央军前头,保持适当距离就行。怎么样?”刘正富听了,高兴极了:“你老兄还是我们云南人啦,乱世之秋,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只是,嘿,恕老弟失礼,老兄当得了贵军的家么?”罗炳辉说:“这一点你放心,红军里面,不是老板同伙计的关系,就看谁说的对。只要意见对头,上边是会采纳的。”刘正富不住地点着头,面对从奴隶到军团长的事实,他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呢?

刘正富走后,罗炳辉把谈判情况说知军团政委何长工和政治部主任黄火青,何长工和黄火青很是赞同,也很高兴,都称赞军团长“办了一次成功的外交,将来可以当外交部长。”罗炳辉说:“当外交部长不行,我这脸太黑。”黄火青说:“那就做工业部长,下煤窑!”罗炳辉说:“对对,哪里黑咱们就到哪里去,把全世界黑地方通通搞亮了!”说笑一阵,他们共同起草了给中央的电报。罗炳辉说:“我们这是又一种形式的战略配合,下面该是第三次大的配合行动,掩护主力渡过金沙江。”

根据中央军委的意图,罗炳辉在滇东北果然来了个示北而南,小部队在巧家方向作渡江佯动,大部队南下宣威,掩护中央红军主力开进元谋地区。在南下宣威途中,罗炳辉得知孙渡纵队已经从镇宁方向追来,他很高兴,他的意思就是要让滇军夹在红军与中央军之间。为了让孙渡“头脑放冷静一点”,他托人给孙渡捎去口信:“本军此行系迎接主力北上巧家。其它诸端皆同龙总司令有协议,切望照协议办事。”据说,孙渡竟有回复,说:“端谁的饭碗听谁的命令,自己做君子图自己的名声。”罗炳辉拿不准孙渡后一句话的意思,问何长工是怎么回事,何长工说:“他的意思是说,咱们都得做君子,都得照协议办事。”罗炳辉说:“那可不行,他孙渡的老祖宗就不会同意。战场上都照协议办事,那还有‘兵者诡道也’!”

4月26日下午5时许抵达板桥,4月27日,红9军团攻占了宣威城。宣威,盛产宣威火腿,名扬国内外。部队进城后,审判、枪毙了两个作恶的典狱官,从监牢里放出了数百被关押的老百姓;又打开县政府和几个大财主的仓库,没收了大批的粮食、火腿、布匹。全城一片欢腾,老百姓过年一般,吃上了大米饭,啃上了火腿。

罗炳辉出生在离宣威不远的彝良,为奴隶娃子的罗炳辉,从来没有吃过火腿,后来当上滇军的下级军官,也没有捞着吃火腿的机会。这回,他可要美美的饱餐一顿了。他见警卫员掂来一只黄澄澄的火腿,像是烤熟了的,便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割下一块就往嘴里塞,才一合牙帮,“哇”地一口吐了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儿,又腥又咸,吃不得吃不得,还不如啃地瓜!警卫员,快找地瓜来!”一旁的何长工和黄火青哈哈大乐。何长工说:“那是生的,煮熟了才能吃的嘛!”云南曾是法国的势力范围,何长工在法国勤工俭学,在那里吃过中国的宣威火腿。他说:“别急别急,我一会教你们法国人是怎么吃宣威火腿的……”正说着,供给部长赵熔走了过来,说:“何政委,不用你当先生了。吃这东西,说得来也未必做得来。说巧不是巧,宣威出名的火腿大师傅,说全城的人都吃上火腿了,也得让红军吃个美味,主动要求给我们做餐火腿席。现在正在弄。”罗炳辉正在嚼地瓜去腥味,说:“要吃你们吃吧,我是不敢领教了。”一会儿,警卫员拉开桌椅,一桌火腿大宴摆上来了。蒸火腿,炸火腿,烤火腿……黄澄澄,金灿灿,香味浓烈。罗炳辉闻着火腿香,嘴里的腥味全没了,“噫,这家伙好像还是吃得的呀!”他第一个入了席。他大口大口地嚼起来,边嚼边嚷:“他娘的,差点把自个家乡的好东西冤枉了,这么好吃!”他吃喝了一阵,一手抓上几块火腿肉走了。他来到院子里,直属侦察连正在开饭,他大讲了一通火腿的吃法,像是个吃火腿的行家里手。此后,九军团流行开了一段顺口溜:九军团进宣威,火腿儿满天飞;军团长啃火腿,生熟都不论……

4月29日,中央军委命令九军团相机占领东川,离开了宣威。

 

相关评论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办:宣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维:宣威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服务中心   
滇公网安备 53038102530400号   备案:滇ICP备 07000623号
技术支持:壹佳科技

公车平台

官方微博